https://hanhuishihhs.blog.cnstock.com/index.html

个人资料

上证快讯

日历

信息

“国内大循环”和人民币升值没啥直接关系
2020-10-14 10:34:00
     最近常有朋友询问,人民币5月下旬以来的持续强势是不是与“国内大循环”战略有关。言外之意是,在新战略提出后,监管当局是不是在有意识地引导乃至主动拉升人民币。

  朋友们的理由主要有二:

   理由一:人民币升值的启动时间和“国内大循环”战略的提出时间十分接近。

  5月14日召开的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会议首次提出“构建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

  5月23日,再次强调,“要逐步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

  7月30日召开的中央政治局会议明确指出,“加快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

  人民币在5月28日开始止跌回升,与5月14日中央政治局首次提出“双循环”和5月23日再次强调在时间上非常接近。

  理由二:因为出口不行了,所以才会强调“国内大循环为主”。在“国内大循环为主”的前提下,出口的重要性将有所降低,政府对人民币升值的容忍度自然会提高。

  乍一看,似乎有道理,但细想一下,其实很牵强。

  第一,“国内大循环为主”并不意味着出口不重要。

  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要求我国的社会经济发展要主要依靠内需拉动,扩大内需的基本前提是老百姓钱包里要有钱,而且要在可预期的未来能够不断挣钱。所以要千方百计稳定就业、扩大就业。

  而出口和就业的关系太密切了,商务部2014年的研究认为,与货物出口密切相关的就业岗位至少在1.2亿以上。这也就是为什么国家每次都把“稳就业”和“稳外贸”放在一起。这么多人靠出口挣工资,如果出口垮了,国内消费市场会遭遇什么可想而知。

  对于GDP增长而言,净出口的贡献的确已经很小。2019年,以人民币计价的净出口占GDP的比重仅为3%。但出口总额占GDP的比重仍然高达17%。所以,将净出口对GDP拉动作用的降低等同于出口不再重要是不对的。

  即使将来,随着我国内部市场的扩大,出口占GDP的比重继续下滑,也必须看到,这肯定是一个缓慢的过程,而且出口的绝对规模可能继续上升,只是增速相比名义GDP低一些。

  过去20年,我国已经形成了庞大的外贸产能,船大难掉头。面对当前复杂的国内外局势,为了国内经济和社会秩序的稳定,政策层面肯定要尽可能地保护外贸行业的就业,抓住一切可能的机会拓展国际市场。

  总之,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不是要闭门造车,也不是要主动削减出口规模,更不是要主动放弃国际市场,所以也就和容忍人民币升值挂不上边儿,更不会因为提出“国内大循环”而刻意拉升人民币,这是自废武功。

  第二,纵容甚至刻意拉升人民币对国内科技创新不是好事

  经济增长的源动力是有不断的创新,形成新的经济增长点,而创新中最根本的无疑是科技创新。如果没有蒸汽机、内燃机、计算机等重大科技创新,人类可能还在农业社会里徘徊。

  所以扩大内需最终要落实到提高自身科技创新能力上来,否则在中长期就不可能形成持续的经济驱动力,也就谈不上扩大内需了。

  科技创新的主体是谁?无外乎政府、大学、企业。其中企业既是科技创新的主体,又是科技成果转化为现实生产力的关键。

  但请注意,科技创新是很烧钱的,而企业是逐利的。在汇率升值的环境下,国外的东西自然就显得便宜,如果能便宜地引进技术,国内创新的动力一定会下降。

  假设某企业,使用国外的技术,每年付完1亿美元专利费和其他成本,税前利润还剩6亿人民币。假如汇率从1:6变为1:3,专利费的支出将减少3亿人民币,税前利润变为9亿人民币。但如果汇率从1:6变为1:12,专利费支出将增加6亿人民币,税前利润清零。

  哪种情况会激发企业独立创新的热情?不言自明吧。

  强调一下,我们强调自主创新并不是要排斥引进技术,只要是对我有利的,能够减少我们走研发弯路的当然是能买尽买,能用尽用。但从激励创新的角度看,拉高汇率绝对是危害巨大。而创新起不来,国内大循环就是无源之水。

  第三、资本外流压力会增大,恶化国内就业

  汇率升值不但意味着国外的东西便宜了,同时也意味着在本国生产然后销往海外的难度增大了,这会增强企业到海外投资设厂的动力。汇率升值本身也降低了去海外投资的成本,这可能对国内就业造成冲击。

  以内循环为主首先是要尽可能稳定和扩大国内的就业,尽可能让企业在国内增加投资,而不是鼓励它们向外跑。

  当然,对于正常的海外投资,特别是能够获取优质资源的投资,政府是没有理由阻止的。但在内需市场亟需扩张的背景下,恐怕政府不会有意地通过拉升汇率给自己找麻烦。

  总之, “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是个长期的发展战略,外需市场遭遇增长瓶颈是这一战略提出的背景,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会主动放弃出口市场。

  5月国内大循环战略的提出与国际市场达成中国经济将率先复苏的共识恰好在时间上重叠,是外汇市场情绪好转催生了人民币的快速攀升,与国内大循环战略的提出并无必然联系。

  一个基本事实是,年初以来,外汇市场的总体供求是大体平衡的,结售汇市场甚至是小幅度顺差的。春节之后人民币的大幅贬值行情源自疫情冲击导致的信心恶化,而非基本面的全面恶化。当信心好转,汇率自然会回调。

  以五月末人民币贬值势头逆转为起点,我们看到的是人民币从7.17一路攀升,直至逼近6.70。但如果我们从春节之前算起,忽略疫情冲击的影响,人民币升值的起点则是6.93,升值幅度远没有5月以来那么惊人。这种升值态势与幅度与市场总体的结售汇格局也是基本匹配的,完全可以用市场正常波动进行解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