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hanhuishihhs.blog.cnstock.com/index.html

个人资料

上证快讯

日历

信息

人民币有波动 无周期
2020-9-29 7:57:00
      在讨论人民币汇率时,很多朋友喜欢用“升值周期”或者“贬值周期”来描述人民币某一阶段的行情走势。比如,近期关于“人民币进入升值周期”的讨论就在网络上很热。

  作为一种非正式的口头表达可能也说得过去,但只要略微严肃一点,就会发现用“周期”这个词来描述人民币汇率是有些欠妥的,而且很有误导性。

  因为“周期”这个词很容易让人觉得,目前的行情可以延续下去,而且未来的转折点是可以预测的,但实际情况根本不是这样。

  什么叫“周期”,百度上给的解释是“事物在运动、变化过程中,某些特征多次重复出现,其连续两次出现所经过的时间叫“周期”。

  换成比较通俗的表达就是,周期所描述的是有规律性的,周而复始的变化。春夏秋冬四季更替是一个周期;日落月出、月落日出也是一个周期;钟摆从左边荡到右边,再回到左边,这也是一个周期。

  凡是用“周期”描述的事物变化,一般有两个特征:

  一是事物的运动变化在时间上具有较强的可预测性。比如两个立冬之间一般间隔365天,两个日出之间的间隔是24小时。

  二是驱动事物做周期性变化的力量是比较确定的,不能上次是风吹的,下次是雨打的。比如驱动四季循环的是地球的公转,驱动日夜交替的是地球的自转。

  在财经领域使用“周期”这个词比较常见的是“经济周期”,这大体上也能符合上述两个隐含条件。

  在时间上,一般而言,两次经济衰退之间会间隔10年左右。短的可能7-8年,长的可能超过10年,但总体平均看,差不多10年就会有个从衰退到繁荣再到衰退的变化过程。

  在驱动因素上,基本上都可以用市场供求关系来解释每一次繁荣到衰退的变化。而市场从供需两旺的繁荣期向供大于求的衰退期的演变过程,基本都能和贫富差距扩大导致的有效需求不足挂上钩。

  但很明显,在财经领域使用“周期”这个词汇在严谨程度上已经和自然科学领域有了巨大的区别。所以我们经常会看到大家对于各种周期的划分产生严重分歧,于是出现“大周期”、“小周期”以及各种其他以“周期”冠名的概念。说白了,就是随着对原始概念界定条件的放松,大家已经很难达成共识。

  说完周期的概念,我们再看人民币汇率,就比较容易理解为什么其波动不适合用“周期”来描述。

  虽然从图形上看,美元兑人民币的双边汇率的确也有上上下下的起伏,表面上看似乎很有“周期”性。但实际上人民币汇率的波动并无确定的规律可循,每次涨跌背后的驱动因素也差异巨大。

  具体看一下。

  从2005年7.21汇改算起,人民币完成了4轮升贬值行情的转换。分别是

  2005年7月—2014年1月—2016年12月;

  2017年1月—2018年3月—2018年11月;

  2018年12月—2019年3月—2019年9月;

  2019年9月—2020年2月—2020年5月。

  在时间跨度上,每一波升贬值转换所耗时间差异巨大,最长的138个月,最短的只有9个月,可以说毫无规律可循。    

  我们再简要看几次重大行情转变背后的主要驱动因素,更是天差地别。

  2014年1月,人民币升值行情的逆转靠的是刻意打压人民币,即在结售汇大额顺差的情况下(即市场持续抛售美元)高价收购美元,以此向市场传达人民币升值见顶的信号。

  2017年1月,面对资金持续外流,结售汇持续逆差(即市场持续抢购美元),贬值预期挥之不去的恶劣局面,贬值行情的逆转靠的是通过低价卖出美元主动拉升人民币,以此向市场传达人民币贬值见底的信号。

  2018年3月,美元指数大幅度攀升,也对人民币施加了贬值压力。

  2020年2月,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市场对中国出口和经济增长前景的预期急剧恶化,在离岸市场带动下,人民币结束2019年9月以来的升值行情,并掉头贬值。虽然结售汇市场持续顺差,但人民币对美元贬值行情一直延续到2020年5月。

  从以上市场回顾不难看出,每次人民币升贬值行情的转折,其背后的主要驱动因素差异很大,有时是经济因素、有时是政治因素,有时是监管因素、有时是公共卫生因素。

  一言以蔽之,市场转折的到来不可能被提前预判,即使是模糊的预判都做不到。   

  这和经济高增长了几年之后,人们就可以合理预判其可能逐渐减速截然不同。和“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更是差了十万八千里。

  简而言之,人民币汇率的波动是找不到明显规律可循的,当然也就和“周期”挂不上边儿了。一线的交易投资人员也不会天真地将上一轮涨跌的经验用来指导当前的交易操作。

  因为坐在交易台前的资深操盘手都很清楚,即使过去每一波升值(或贬值)行情都延续了6个月以上,眼前这一波行情的逆转也随时都可能发生。
发表评论: